轩辕十四

【方思明×少侠/少侠×方思明】木芙蓉

   新剧情真的太甜了,可惜没打出知己结局。看来这对已经稳了,开心😄
  
   *bl向
   *ooc注意
  
    >>>
    方思明最近遇到了一件头疼的事。
    其实自从他辅佐父亲管理万圣阁以来,令他头疼的事还真不少。但即使是再麻烦的事,以万圣阁的势力和手段恐怕还没有什么事能难住他。这事之所以能令他感到棘手,究其原因还得怪他自己。
     就在前几个月他去江南处理雪庐书院一事的时候,无意间结识了一位最近在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后起之秀。原本觉得这人还颇有意思,就与他聊了起来,哪知后来这人竟不依不饶起来,非要打听他的住处。方思明被他缠的无法,便随意告诉他了一处万圣阁名下的酒楼,这人方才罢休。
     本以为此事已了,却不想这“麻烦事”还在后面。自那日分别之后,这处虚挂在万圣阁名下的酒楼竟开始源源不断地和总舵联系起来,方思明心下生疑,仔细一查,才知道原来当日在江南略有接触的邵少侠竟然在那边的酒楼里定了居。那边的伙计一听是少主的客人,也不敢怠慢,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大抵是觉得于心有愧,这邵侠自住下那日起,便一直拜托万圣阁留在那里的信使给他送一些奇怪的玩意,什么石头丹药铁锭都一股脑的往这送。那些下人们见少主没发话,这些东西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只得一件件摆在少主的藏宝阁里。方思明黑着脸看着自己收藏的宝贝被淹没在这一堆破烂里,觉得自己是时候去找一趟邵侠了。
     方思明到酒楼的时候,邵侠正背对着他蹲在后院的石砖上,手里不知在捣鼓着什么。方思明心中冷哼,这人在这住得倒是舒坦,毫不客气。想着能让这不速之客发现自己,就不再特意放轻脚步,两步跨过去,却发现这人竟还在那里蹲着不动。方思明脸又黑了黑,就在他身后咳嗽了两声。
     邵侠这边刚要起身,突然听见这突兀两声咳嗽,心中一个激灵,手一抖,眼见这看似不轻的东西要砸到他脚上。方思明下意识一接,手里的东西就砸在他怀里,窸窸窣窣地落下几片温凉东西贴在脸上,仔细一看原来是盆粉红色的花。
    邵侠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连忙把花接过来放到一边:“思明兄怎么来了?思明兄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方才真是吓到我了。”方思明冷哼一声,“我可并没有放轻步伐,你可知若是我方才想取你性命,你早就没命知道我是谁了。”
     邵侠听了这话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思明兄说起这话可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方思明被他笑得莫名,却只见邵侠伸出手在他的白发上捋下一片粉嫩的花瓣。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触碰他...方思明晃了晃神,只觉得那人笑颜明媚,又听他说道:“思明兄可知道这是什么花?”
      方思明看了看他手中的花瓣道:“木芙蓉。”
     邵侠略带惊讶地看着他:“不错。没想到思明兄对花草还颇有研究。”
     方思明不屑:“不过是草药罢了。这花还能有什么特别之处。”
     邵侠呵呵一笑:“实不相瞒。这花乃是我江湖上一位友人所赠。说来也是缘分,我当时瞧见它第一眼,就觉得与思明兄十分相配。”
     方思明觉得这人实在不大正常,皱眉道:“你觉得我与这木芙蓉相配?木芙蓉这般柔弱不堪,难不成我在你眼里就是这般无用之辈么?”
     眼见方思明脸色难看起来,邵侠急忙解释:“思明兄这可是误会我了。木芙蓉本性纯洁质朴,你虽然不喜与人相交,可我却看得出思明兄有一颗纯粹之心。”听了这话,方思明不知为何觉得脸上有些发烫。邵侠见他缓和下来,又接着道:“这木芙蓉我本就想将之赠与思明兄,思明兄素来喜欢这些素净的东西...”
     方思明听了这话才想起来走着遭的目的,道:“我何时说过我喜欢这些玩意,我的确喜欢干净的东西,但那是...”方思明看着邵侠的脸,突然不说了。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额角接着道:“我不要这东西。还有你送来的那些石头,与我而言没什么用。以后要是没什么事,就不要给我寄这些了。”
     然后方思明就看见邵侠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下去,一脸受伤的抱起花盆,看上去十分委屈。方思明心中一动,寻思着自己这话是不是说重了,却听见邵侠幽幽道:“思明兄自幼养尊处优,自然是瞧不上我这些东西的。却不知你眼中的这些无用之物,已是我家当中最宝贵的东西了。”邵侠叹了口气,眼神忧郁:“我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虽然江湖朋友众多,却只将思明兄一人当做知己,只想着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思明兄。纵使我费尽心思寻来这些东西,却没想过思明兄并不需要这些...”说着说着竟有些要泫然欲泣的感觉。方思明哪里见过这等场面,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咳,你...”方思明哪里会安慰人,看见邵侠手里抱着的那盆木芙蓉,伸手便搬了过来。“...这木芙蓉我带着就是了。还有那些玩意...”看见邵侠略带期待的眼神,方思明不禁抽了抽嘴角,“我是说,我虽见过不少奇珍异宝,你送的那些玩意却是没怎么见过的...你以后再有那些玩意,送来给我看看也无妨...”说着手一挥,将他手里抱着的木芙蓉拢进袍子里,眼神闪躲不再看他:“你以后要是无处可去,待在这里也无妨。整天睡在城外也不成个样子...”
     方思明此时心里只觉得乱的很,来这的目的一个都没达成,似乎又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眼前这人也是邪门的很,不敢再多留,留下一声告辞就匆匆没了踪影。所以他并没有看到他走后立马趴在桌子上憋笑憋到颤抖的邵侠,哪里还有半分刚才那副凄凄楚楚的样子。
     好了,如今吃住问题都解决了,想撩的人也撩到了。是时候想想明天该送些什么给那位美人刷好感度了(笑。




       “我觉得咱们少主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你知道我昨天竟然看见他对着一盆花发了一下午的呆。”
       “......苍天有眼啊,咱们万圣阁终于要有少夫人了...”

––––––––––––––––––––––––––––
  悄咪咪问一句,大家站的是方思明攻还是受呢?感觉两个都很萌,现在只想站一个粮多的cp(:з」∠)_
 

 

哈哈哈我怀疑我玩了个恋爱游戏!!戏精模式全开🤣

摩云村惊现白学家

有人骑过江南的水牛吗?这个水牛居然真的能在水里跑!哈哈楚留香真好玩🤪